顶部广告

李煜《谢新恩·庭空客散人归后》鉴赏_诗歌赏析

编辑:克丽丝情诗网发表日期: 浏览:12

热门搜索

  谢新恩①


  庭空客散人归后②,画堂半掩珠帘③。

  林风淅淅夜厌厌④。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⑤。

  春光镇在人空老⑥,新愁往恨何穷⑦!
  金窗力困起还慵⑧。一声羌笛⑨,惊起醉怡容⑩。

  ①此词调名在《花草粹编》、《历代诗余》、《全唐诗等本中均作《临江仙》。王国维二主词校勘记中云:“此亦临江仙调。”《词谱》在《临江仙》调名下注曰:“李煜词名《谢新恩》。”又于所录张泌词后注曰:“又李煜词,后段起句‘春光镇在人空老’,柳永词本之,皆与此词平仄全异。至平仄小异者,李煜词前后段第二句‘蝶翻轻粉双飞’,‘望残烟草低迷’,‘蝶’字、‘望’字俱仄声,‘轻’字、‘烟’字俱平声。”由此,有观点认为这首词自“春光”句以下应做另外一首。又《全唐诗》亦云:“李后主《临江仙》前后两调,各逸其半。”所以这首词大概是在收集整理时由两个半首词合成的,也可以视为两首。

  词的上片(即前一首词),写的是客散人去后庭院的空寂和夜月的冷清。从词意上看,这里应该写的算是秋景,主人公应是一个寂寞满怀的人。每一种景物、每一个场面都蕴含了一种无法言表的落寞,尤其“厌厌”和“纤纤”等词,更是烘托了作者无以自遣的怅愁之情。从词的写法上看,以空起,以静收,虚者多,实者少,情绪气氛浓,直言胸臆淡,有空灵透剔之特色。

  词的下片(即后一首),写主人公春晨困起后感愁伤恨的心情。春光依旧明媚,人却已空然老去,眼前美景并不能吸引作者、给作者以愉悦,往日今日的新愁旧恨总是郁于心头,只想醉卧不起,但却偏被羌笛惊醒,于是情绪愈发低沉,心情更加郁闷。从词意和写法上看,这首词和前一首不是写于同一时间,因为描写的是春、秋不同景色。但两首词的思想情绪却不乏相同之处。从大的时期看,可能是李煜中期的作品(尤其是后一首)。虽然两首词都不完整,但我们仍可以从中对李煜的艺术功力有约略的认识。

  ②归:离去。

  ③珠帘:《全唐诗》中作“朱帘”。珠帘,以珍珠缀成的帘子。

  ④淅淅(xīxī):指风声。厌厌:漫长、久长的样子。南唐冯延巳《长相思》中有词句云:“红满枝,绿满枝,宿雨厌厌睡起迟。”《诗小雅·湛露》中云:“厌厌夜饮,不醉无归。”

  ⑤纤纤(xiānxiān):小巧、尖细的样子。这里用来形容蛾眉似的新月的纤巧。南朝宋鲍照《玩月城西门廨中》中有诗句:“始见西南楼,纤纤如玉钩。”

  ⑥镇在:长在,安在。镇,犹常,长久。唐太宗《咏烛》中有句:“镇下千行泪,非是为恩人。”

  ⑦何穷;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即无穷无尽的意思。

  ⑧窗:《词谱》中作“刀”。金窗,又称黄金窗,宫廷中装饰华美的窗户。力困:力乏。慵:《花草粹编》中误作“墉”,慵,懒。

  ⑨羌(qiāng)笛:羌,中国古代少数民族之一,原住在以青海为中心,南至四川,北接新疆的一带地区。东汉时移居今甘肃一带。因其主要居于西北西南地区,又称西羌。据说笛为羌族乐器。东汉马融《笛赋》中所载:“近世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鸣水中不见已,截竹吹之声相似”。

  ⑩醉怡(yí)容:酒醉以后脸上泛起红晕的容颜。怡,舒适愉快,喜悦的样子。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elisha.cn/14353.html
标签:
百度搜索:
标题:李煜《谢新恩·庭空客散人归后》鉴赏_诗歌赏析
上一篇:
下一篇:

轻醉《苔衣,可否于小轩,与我浅吟低唱》_情诗原创

情诗微亲群第41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_诗赛活动

杜甫《蜀相》鉴赏_诗歌赏析

第154期临屏诗赛金奖作品《在时间的河上》(醉过知酒浓)_诗赛活动

情诗临屏诗赛活动主题(题目)汇总_诗赛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