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徐玉诺《跟随者》赏析_诗歌赏析

编辑:克丽丝情诗网发表日期: 浏览:15

热门搜索 烦恼的情诗  诗人的情诗  割草的情诗  诗歌赏析  新诗赏析 

跟随者

烦恼是一条长蛇。
我走路时看见他的尾巴,
割草时看见了他红色黑斑的腰部,
当我睡觉时看见它的头了。

烦恼又是红线一般无数小蛇,
麻一般的普遍在田野庄村间。
开眼是他,
闭眼也是他了。

呵!他什么东西都不是!
他只是恩惠我的跟随者,
他很尽职,
一刻不离的跟着我。

(选自《雪朝》,商务印书馆1922年版)

  【赏析


  徐玉诺是文学研究会的重要诗人之一,它的诗都体现了“为人生”的创作理想。在《跟随者》这首诗中,诗人以奇特的想象将烦恼比作“蛇”。“蛇”往往被视为阴毒邪恶的象征,而烦恼是人所共有的负面情绪,这两者之间表面上没有直接联系,但它们却有内在的相似性——都是人们避之不及的“跟随者”,诗人抓住这一特点,以“蛇”作为烦恼的“符号”,准确地描绘了“烦恼”这种抽象的感觉。


  在第一节中,“烦恼是一条长蛇”,诗人选取日常生活中的三个场景——“走路时”、“割草时”、“睡觉时”,概括一天的生活,一天当中的每一时刻都只看到“长蛇”的一部分,夸张地表现了烦恼之长。第二节“烦恼又是红线一般无数小蛇”,烦恼之蛇“红色黑斑的腰部”已在诗歌第一节中给读者强烈的视觉冲击,这里“麻一般”的“红线”,再次突出这种令人生厌的“红色”跟随者“普遍在田野庄村间”,给人以视觉的压力,也形象地表现了烦恼的多与密。无论是时间的变换还是空间的转移,诗人似乎都无法摆脱“烦恼”的追随,“开眼是他,闭眼也是他了。”简单的两个动作,流露出人生活于烦恼之中的绝望。第三节,诗人在语义和情感上运用了一个转折,否定了前两节烦恼的象征符号“蛇”,进而感叹“呵!他什么东西都不是!”,诗人跳出比喻的圈子看烦恼,将烦恼从有形化为无形,更显出烦恼之苦的不确定性,诗人认清“他只是恩惠我的”无影无形的“跟随者”,表明了诗人对烦恼开始持接纳的态度,然而褒义的“恩惠”正是以反笔写出接纳烦恼的无奈,诗人再用“尽职”描写烦恼,加深了被烦恼跟随的痛苦。


  以往写烦恼的诗篇着眼于对内心愁绪的抒发,徐玉诺的《跟随者》更多地描绘了烦恼本身,诗人没有将笔墨放在自己的感受上,但是读者却能身临其境地体会诗人孜孜求索而终陷于烦恼之境的苦闷心情,同时也联想到自己的种种烦恼。这正是《跟随者》的高超之处。
上一篇:
下一篇:

轻醉《苔衣,可否于小轩,与我浅吟低唱》_情诗原创

情诗微亲群第41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_诗赛活动

杜甫《蜀相》鉴赏_诗歌赏析

第154期临屏诗赛金奖作品《在时间的河上》(醉过知酒浓)_诗赛活动

情诗临屏诗赛活动主题(题目)汇总_诗赛活动